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爱人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鬼故事

清晨第一缕阳光从淡雅的窗帘里钻了进来。

叮铃铃……

“喂?”全智贤从被窝里伸出手,摸索到早已掉落在地板上的手机。

“智贤啊,你个大懒虫还不起床啊?”手机的一段传来一个女孩欢快的声音。

“啊,是宥利啊。”智贤揉了揉自己柔顺的黑直发,坐了起来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明天我的店开张,你别忘了来啊。”

“知道了,我会准备个大花篮送给你的。”智贤起身,拉开窗帘,阳光立刻洒满了整个房间,她抬手遮住了眼睛,伸了个懒腰。

“好啊,我等你啊。那就这样啦。”

“好啊,拜拜。”

“拜拜”宥利挂断了手机。

成宥利和全智贤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,两人从小在一个小区里长大,后来更是从高中一直同校到大学毕业。她们读的同一个专业--设计。她们俩无论从外貌,身材,还是学历上,都一直不相上下。智贤身材高挑,气质出众,现在是当红的模特。而宥利则自己开了个小店,专门卖一些世界各地的民俗饰品。她自己也会设计制作一些小东西放在店里。

明天就要开张了,宥利最后一次查看了一下店里,发现没什么遗漏的地方,决定关门回家。小店的玻璃门被推开了。

那是一个年轻男子,长的倒是十分帅气,他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,里面装着一双精美的绣鞋。鲜红的缎面,牡丹的花纹。

宥利第一眼就爱上了这双鞋。她抬眼望着那个年轻的男子问道:“先生,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?”

“你这儿收这个东西吗?”

“当然。”宥利有些暗喜:“请问,您这个开价多少?”

“你看着给吧,反正是我不需要的东西。”男人似乎很着急:“这样吧,五十万吧,不算多吧?”

宥利点点头:“你等一下,我进去拿钱。”

宥利把钱交给男人:“您要点一下吗?”

他数也没数,拿了就走,很快消失在夜色里。

数日后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宥利惊喜的迎上去。

“我来看看你啊。怎么样?生意好吗?收了不少好东西吧?”智贤边说边看,很快就被一双绣花鞋吸引了。

“好漂亮啊。”智贤拿起那双绣鞋,捧在手心:“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精美的鞋。我可以试试吗?”

宥利端着茉莉花茶出来:“当然可以了。你喜欢就送给你吧。我也是前几天才收到的。”

智贤坐在椅子上,伸进了绣鞋:“很合脚呢!真的送给我吗?”她小腿修长,红色的鞋衬得双腿白若凝脂。

“当然是真的,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?”宥利看着她的双脚:“真的很适合你。”

智贤站起来,转了一圈,然后抱着宥利响亮的亲了一下:“我爱死你了。”

宥利忍不住笑骂道:“看你高兴的样子。你以后还是少来的好,一来就拿走我一样宝贝,你要多来几次,我就要亏本了。”

智贤搂着她的肩:“亲爱的,我们什么关系啊?还分什么你的我的啊,对吧?”

宥利也不生气,收拾好东西:“走吧,去酒吧放松一下吧。”

智贤也换好自己的鞋:“好啊。”

两人身材高挑,靓丽时尚,很快就吸引了男人们的目光。

“你老是说我们俩什么关系的,你倒是说说,我们是什么关系啊?”宥利点了杯酒。

“不可告人的关系啊,哈哈……”智贤大笑着,黑色的长直发和宥利蓬松的卷发飞扬在空中。

“看到那儿的两个女孩子了没?你要是能同时追到她们俩,我就给你一百万,怎么样?敢不敢玩?”jacket指着在舞池里跳舞的智贤和宥利。

“那两个?”台风抬起头,露出帅气的脸庞,他弹了弹夹在指间的香烟:“没问题,一百万是吧?你准备好钱吧。”

“台风,别对自己太有信心了。”jacket喝了口酒。

“自信呢,确实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拥有的。”他站起身:“一个月,搞定。”

“好!我们等着你。”

每天黄昏的时候,总有个年轻的男子会准时出现在宥利的小店里,他每次来都为一个目的,想找一张已经失传的黑胶碟。

“你又来了啊?”宥利抱歉的看着这个男生:“对不起啊,我们这儿没有你要的东西。”

“这样吧,不如你留下号码,我如果收到的话,就打电话通知你。”

“那麻烦你了。”男生在纸上写下一串号码,旁边注明了“台风”。

“台风?好奇特的名字。”宥利收好纸条:“有的话我会通知你的。”

台风笑了笑:“我都给你挂台风警报了,你也不休息吗?”

宥利被他的幽默逗乐了:“那见到你的人,岂不是要天天休息了吗?”

“所以没什么人愿意天天见到我啊。”他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皙的牙。

宥利笑了笑,抬手看了看时间:“时间也不早了,我也要关门了。”

“你这么帮我,我请你吃顿饭吧,算是提前表达谢意。”

“那怎么好意思啊?我都没帮上忙。”宥利关上门。

台风耸耸肩:“没关系,那就当台风带来损失,补偿一下吧。”

“呵呵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这个男生很是风趣,宥利也乐于和他亲近。

台风的帅气幽默,机智谈吐,很快得到宥利的好感。

接连着几日,智贤约她的时候,她都推卸有事,没有赴约。

智贤也没在意,约了其他的好友一起逛街吃饭跳舞,她的生活一直都是这么多姿多彩的。直到一天,智贤在一个club里看到了宥利,她和一个帅气的男生似乎很亲密。

智贤没有去打扰她,只远远的看了她一眼,就离开了。

1比1的超大海报挂在化妆室里,照片上的全智贤漂亮,自信,举手投足充满了自信感。

智贤和一般女孩子不一样,她不喜欢养狗养猫的,她对那些小小的,却残忍的食人鱼有着非常执著的喜爱。她在化妆室里,家里,都养了很多这样的鱼。闲下来的时候,会从冰箱里取些冰冻的肉来喂它们。看着它们锋利的切碎这些肉,她会时刻提醒自己,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。

“真不知道你一个女孩为什么喜欢养这种东西。”宥利盯着鱼缸里的几十条食人鱼,鱼缸中幽绿的灯光打在她脸上,异常的诡异。

“它们时刻提醒我,这个世界是多么无情。它们真实,所以我喜欢它们。”智贤抚摸着鱼缸的边缘,一只细长的指,慢慢浸入水里。

“小心!被它们咬到就惨了。”宥利慌忙拉出她的手。

智贤大笑:“看你胆小的。”

“我是担心你好不好!”宥利扔了一块冰冻肉进去。

小小的,不起眼的鱼一拥而上,肉在它们的利牙中粉碎,肉屑搅混了一汪碧水。

宥利皱了皱眉,站起身:“这种凶残的动物还真是让人无法喜欢。”

智贤刚想说什么,手机响了起来,她看了一眼,掩不住的笑容:“喂?”

宥利也没注意,在化妆室里打转:“你怎么把鞋放这儿了啊?”

智贤一边讲着电话,一边回过头:“我昨天才穿的,就放那里了。”

宥利点点头:“你还说我最近都不陪你了。看吧,我过来陪你,又忙着煲电话粥了。”

智贤笑了笑,对着她做了个鬼脸,继续讲电话:“哦,我在和朋友说话,呵呵……是男朋友,不行吗?吃醋啊?长得很帅啊,比你帅多了……”

宥利看着她笑了笑,坐在沙发上翻杂志看。

“嗯,好,晚上见吧。”智贤挂断了电话,坐在她身边,勾着她的肩膀:“我新拍的照片怎么样?漂亮吧?”

“你一直都很漂亮啊。”宥利看着杂志上的智贤。

“真的?”杂志上的智贤穿着一身西装,长长的头发高高的束起,表情冷漠,显得很帅气。

“当然是真的了。我骗你干吗?”宥利站起来:“我走了,看你也没空陪我。什么时候交男朋友都不告诉我。”

“一起走吧,我也要出去了。”智贤穿好风衣:“才认识的,叫金英东,以后有机会带你认识一下啊。”

“好啊,什么时候我们四个一起吃顿饭吧。”宥利拿好包:“我倒要看看,是什么大帅哥,让我们的大美女动心了。”

“那我们说好吧,干脆这个周末聚一下吧。”

“好啊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周末的时候,台风仔细整理了一下自己,黑色的休闲衬衫,配着黑色的长裤,白色的短风衣做工精美,细节周到,今天要去赴宥利的约会。他看了眼镜子中的人,清秀的脸,挺拨的身材。其实他已经开始犹豫,宥利和智贤都是非常好的女孩子,这场游戏,在不知不觉中,他已经主动变成被动。既喜欢可爱活泼的宥利,又放不下大方爽朗的智贤。也许……是应该做一个决定的时候了。他吸了口气,对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个微笑。就让上天替他做一次决定,他将红色的小盒子捏在手里,今天如果能顺利把这它送到宥利手中,那么,他将选择宥利。

“都好了吗?我们走吧。”宥利挽着他的胳膊:“今天好帅啊,去相亲啊?”

台风笑了笑,刚想说什么,就看到一个长发的女生在不远处一晃而过。他不由心跳了一下,眨了眨眼,人早已不见。他含糊的回答着:“哦……是啊,是去相亲。”

“走吧!”宥利笑着打了他一下:“我都订好位置了。”

宥利挽着台风走到智贤的家门口,按了一下门铃。

智贤,如果你不来电话的话,那么……他摸了摸放在口袋里的手机。

叮咚——

“这是哪里啊?”台风这才发觉来的地言即不是饭店,也不是宥利的家,突然就有不好的预感。

“是我好朋友的家里,我们今天约好一起吃饭的,你不会介意吧?”宥利冲他甜甜的一笑。

台风转头想逃,却听到门打开的声音。

“怎么那么久才开门啊?”宥利拉着他进了门。

“怎么了?第一次来我家,这么快就想走?”智贤靠在门上,长长的头发如流水般铺了满肩。

台风觉得眼前一片白茫茫,他任凭由宥利把自己拉进了门,似乎感觉一脚踩进了地狱的门槛。

“咦?你们认识啊?”宥利看着台风。

门在智贤身后被关上,传来闷响。

“不认识。”智贤的话让台风明显吃了一惊,心里的愧疚越发的深了,这个女孩子顶了多大的压力才装成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啊!

宥利也没有怀疑:“我来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男朋友,台风。名字很奇怪吧?”

“确实是很特别的名字。宥利,你真不够意思,有个这么好的男朋友也不早点介绍我认识。”智贤神色平静,看不出任何异常,她倒了杯了两杯水递给他们:“你们等等啊,很快可以吃饭了。今天都是我的拿手好菜啊。”

“呵呵,好啊。对了,你的男朋友呢?”宥利接过水杯。

台风扯了扯领口,端起水一口喝了下去,一直低着头,不敢看智贤。

宥利看了看台风:“智贤的手艺很好的,你今天有口福了。”

“哦,是啊……”台风有些困难的回答着。

智贤一向擅长做中餐,七菜一汤,色香味俱佳。

“你男朋友怎么还不来啊?”宥利望瞭望墙上的钟。

智贤夹了一筷子鱼香肉丝,慢慢品尝着:“别急,我们先吃,不等他。”

台风食不知味,如同嚼蜡。

宥利注意到台风的异常,关心的问道:“怎么了?身体不舒服吗?”

“没,没什么。”台风笑了笑。

“这是青椒猪肝,台风,尝尝看。”智贤夹了一块给他:“我这样叫你,没关系吧?”

台风僵硬的点点头:“不,不介意。”

智贤虽然很瘦,却非常喜欢食荤。七菜中,有五个菜都是荤的,肉质细而滑嫩,入口香甜。

“智贤啊,今天怎么都是荤菜啊?”宥利看了看满桌的佳肴。

“不喜欢吗?这些应该是你最喜欢的啊。”智贤夹了块炒猪心给她。

智贤细细的品尝着:“其实我是不喜欢吃这些的,但因为你喜欢,所以我也喜欢了。”

“喜欢啊。”宥利吃了一块:“你男友也真不守时。这点要和台风好好学一下。台风从来不会迟到的。”说着宥利朝他笑笑。

智贤笑:“以后他不会再迟到了。再迟到,我就把他煮了,吃到肚子里去。”

台风觉得头有点晕,摇摇头,酒才喝了一点,不至于头晕啊。

“怎么了,台风?”宥利扶住他并没有注意智贤的话:“你今晚不太对劲啊。”

“我……我有点晕……”他看着眼前的女生两个变成了四个。

“那要不我扶你到沙发上休息一下?”宥利有些担心。

智贤不紧不慢的吃着:“没心没肝的东西,要心和肝干吗?煮来吃正好。”她的手上,不知何时多了把锋利的剔骨刀。

“智贤,你在干什么啊?过来帮帮我……”宥利扶着头,今天是怎么了?为什么自己也有点头晕。

台风看着那泛着青色寒光的刀,不由倒抽一口气,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可全身像被抽了骨一样,动也动不了。

不知何时,身边的宥利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
宥利醒过来的时候,似乎可以感觉到腿上有什么东西沉沉的压着自己。

宥利坐起来,想拨开腿上的东西。

她的双手和双腿都被绑着,台风仰面躺在她腿上。宥利这一动,台风身上似乎有很多水流了下来,湿了宥利一身。

台风的胸膛被剖开,里面的器官被掏空,像一张张开的血盆大嘴。

宥利惊恐的睁大双眼,想叫,却发现嘴被毛巾封住了。只好不断的往后缩,远远逃离台风。台风从她腿上摔了下来,发出闷响。

智贤正背对着她,站在鱼缸前,碧色的水变成血色,里面的鱼儿疯狂的争抢着什么。

“唔……唔……”宥利不知道到达发生了什么,难道是智贤……她不敢想下去。

“醒了?”智贤一身洁白的连衫裙,笑容像是天使,手中却是滴血的尖刀。

宥利恐惧的望着她,拼命的向后退缩。

“饿了吗?”她端起一个盘子,里面装着一团血肉模糊,隐约可见是个心脏的样子。

“唔……”泪水迷蒙了她的双眼,宥利拼命的摇着头。不要,不要过来……

“我料理做的还不错,可是宰杀却不太拿手,样子丑了些。”她将心脏捏在手里:“宥利,为什么你总是不听我的话?我告诉过你,这些男人只是迷你的美貌。他们可以一边跟你交往,一边跟我海誓山盟。大学里吃的亏还不够吗?他们都是狼心狗肺,只有我,只有我对你是真心的。”

颤悠悠的心脏在她的手中滴血,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。

他们?智贤在说什么?难道之前那些……宥利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,她害怕的望着站在面前的人,她要怎么处置自己?

“今天的晚餐好吃吗?是我特别为你做的,尹浩的心,韩秀的肝……我保存的很好,很新鲜吧?他们都该死,我的小鱼儿们倒很喜欢他们的肉。”

大学里,曾经神秘失踪的学生,至此真相大白。

宥利的胃开始抽搐,有什么东西要涌了出来,但却吐不出来。

她将台风的心脏放在她脸旁:“你这么喜欢他,想尝尝他的心吗?”

凌乱的发被汗水与泪水浸湿,黏黏的贴在宥利的脸上,她拼命的摇着头,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。

“从高中时,我就一直陪在你身边。无论你开心,痛苦,我都陪你一起走过。”智贤坐在她身边,伸手抚去粘在她脸上的头发:“宥利,你怎么总是长不大呢?那些男人的当,你还要上多少次呢?你知不知道,你有多伤我的心?我不比他们好吗?我从来也不会背叛你,或者三心二意。”

智贤对自己……怎么会,怎么会这样的?

智贤低下头,长长的发柔柔的垂在她额上,在她脸颊上印上一个吻。

“放心吧,现在没有人能伤害你了,我们,将永远在一起。”

寂静的夜,人们都安然入睡了,只有机械的搅拌声在夜里突兀的响起。

智贤将速装罐头盒放在搅拌机前,将搅碎的肉末小心的用手压平,再用盒子封好。

工程有点浩大,已经装了差不多有二十个了。封好最后一个罐头,将它们小心的放在了包里,温柔的笑了笑:“宥利啊,我们一起离开这里,永远不回来,好吗?”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转变 下一篇:人偶